联赛林丹身价百万,辽宁退出争夺

来源: 编辑:ctsports 发布时间:2009年12月10日

    本月中旬,备受瞩目的首届中国羽毛球俱乐部超级联赛排位赛将在广州揭幕,报名参赛的14家俱乐部正全力备战,冲进前8名的球队将在明年的首届羽球超级联赛中占据一席之地。

  昨日,记者详细查找了参赛队伍名单,发现拥有于洋、杜婧、周文龙等国手的辽宁羽毛球队居然榜上无名!

  昨日,辽宁羽毛球队副总教练艾巍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遗憾表示:“想进入首届羽毛球超级联赛,最少需要二、三百万元的启动资金,可惜这笔钱我们没有筹集到。没有钱,即便打进前8名也不符合相关参赛条件,所以,我们连名都没有报,由于辽宁缺席,于洋、杜婧可能要临时转会”

  赞助商家难寻

  艾巍告诉记者,辽宁羽毛球的群众基础非常好,每逢周末,打羽毛球的爱好者常为难寻合适场馆发愁。由报社发起的羽毛球民间业余比赛,受到商家的鼎立支持,但情境转至职业联赛,肯于投资的商家却应者寥寥。“乒羽中心规定,有资格参加首届羽球超级联赛的国内俱乐部,注册资金要有500万元人民币,这笔资金将用于教练、运动员奖金的拨发、奖金的分配、打主客场比赛的差旅费等。就辽宁羽毛球队的实际情况而言,如果有500万,日子能过得比较宽裕,达不到这个数目,省着点花,有个二三百万也能勉强过得去。 ”艾巍分析说。

  较之青岛、上海等一些地方的投资方不惜重金扶持本地区羽毛球队征战超级联赛的踊跃情景,辽宁地区有实力的商家不胜枚举,尤其是一些房地产商对赞助羽毛球业余比赛,扩大楼盘的对外促销相当积极,但对层次更高、更具宣传效应的羽球超级联赛,却纷纷望而却步,商家的复杂心态令人难以揣摩。

  在自主招商效果不理想的前提下,辽宁羽毛球队给省体育局打了报告,寻求支持,“省局前段的工作重心是全运会,现在又要筹备十二运会的各项筹备工作,对我们这边的事情暂时还顾不过来。 ”艾巍说。

  于洋、杜婧可能临时转会

  辽宁羽毛球队因缺乏资金遗憾退出,但超级联赛的大门始终向辽羽敞开,“明年打不上,就后年呗。机会有的是,条件成熟、资金到位后再参赛会更好,现在没条件硬上马,可能会适得其反,晚一年参赛也未必是坏事。 ”艾巍说。

  不过,由于辽羽退出自动失去参赛资格,于洋、杜婧两位奥运冠军将不得不暂时“跳槽”,临时转会其他球队了。“超级联赛的启动,是国内运动员的福音,将会使国内选手获得更多的实战锻炼机会,个人收入也将有所提高,求之不得。很可惜,辽宁羽毛球队这次无法参赛了,但我们会尽量给运动员创造比赛的机会,像于洋、杜婧这样的奥运冠军,少打一年比赛损失会很大! ”艾巍透露说,现在上海、青岛等俱乐部已将引援重点锁定在这两位奥运冠军身上。

  有知情人表示,青岛羽球俱乐部的赞助商是财大气粗的青岛某知名啤酒企业,这家企业四处高价引入国内外知名羽毛球高手,一度想买李宗伟,后被广州抢先。对青岛俱乐部而言,只要辽宁放人,于洋、杜婧肯来,钱不是问题。“于洋、杜婧就算转会,也是临时性的,不是一去不返。等辽宁确定参加超级联赛了,她们就必须回母队效力,大家不要担心。 ”艾巍强调道。

  林丹出场费将超百万

  就在辽宁羽毛球队因资金匮乏而遗憾退赛之际,南方一些经济发达省市对联赛的投入、明星球员的收入却出现水涨船高的攀比之势。

  江苏羽毛球队总教练孙志安表示,“青岛和广州这几个俱乐部有钱,所以敢引进队员。广州队目前确定引进羽球男单名将李宗伟和马来西亚男双名将钟腾福。此外广州队还曾和江苏队有过接触,他们想买我们的陈金,给陈金开出了30万的价格,这30万还仅仅是支付给陈金本人的工资,由于我们这边拒绝了,所以没谈到转会费的金额,如果加上转会费,将是一笔可观的支出!不过,陈金现在不能转,马上俱乐部排位赛开始,我们必须首先要保证进前八,打上明年的联赛。 ”孙志安介绍道。

  乒羽中心对参加明年俱乐部联赛的球员薪水作出了规定,运动员最高年薪封顶为20万,但这其中并不包括赢球奖金和出场费。

  孙志安告诉记者,实际上除了年薪之外,俱乐部还要给一些明星球员额外的支出。“像林丹明年代表八一队打比赛,我听说给他的出场费将达到100万,但这都是很正常的,林丹这样的名气和级别的选手,打这么多场比赛拿100万一点不过分,低了,谁还有这个积极性? ”

  这就意味着,明星球员越多的俱乐部,运营成本会越高。江苏队拥有陈金、蔡赟、卢兰等众多国家队主力,江苏羽球俱乐部的全年开销可能是个天文数字。“今年赞助商给了我们70万,明年是130万。如果不打联赛,这些钱肯定是足够的,但是一打联赛,支出就大大增加了,我们报名16个球员,130万只够发球员的基本年薪,还存在不小的缺口。 ”孙志安感叹说,搞俱乐部超级联赛是一件好事,但差钱就玩不转,或许等联赛慢慢成熟以后,情况会有所好转。如果明年资金仍有缺口,江苏队可能会不得不选择“卖球员”。

  艾巍对此也深有同感,“现在搞羽球超级联赛,还处在摸石头过河的阶段。一家俱乐部的全年运营成本究竟有多高?国内市场对羽球超级联赛的支持到底有多大?最终还是要凭真实的数据说话。 ”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