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运张亚雯被累趴下难挽败局 人才流失无奈吃苦果

来源:重庆晚报 编辑:webeditor 发布时间:2009年10月16日

    昨天,青岛国信体育馆内,羽毛球世界冠军、重庆妹子张亚雯与搭档作为种子选手直接进入了本届全运会女双和混双两个项目的第二轮角逐。但令人意外的是,作为国家队队长的张亚雯并未能取得哪怕一场胜利。女双0比2,混双1比2,重庆体育界的最大腕以最直接的方式告别了本届全运会。并非亚雯不努力,而是因为独力难撑双打局面的她,甚至是被累垮的。

    现场

    累得趴下,难挽败局

    女双比赛进入了第二局——这已经是张亚雯在昨天进行的第二场比赛,在此前她与小将邓梦家搭档的混双比赛中,他们苦战三局最终以1比2输给了中国香港组合魏仁君/周凯华,而这场她与另一小将李丹娜搭档的女双比赛,她们已经以19比21输掉了第一局。

    对手是解放军组合潘攀/李雪芮,她们凌厉的攻势已经让体能透支的张亚雯疲于奔命。一次艰难的倒地救球最终未果,现场的记者发现,倒地的张亚雯居然蜷缩在那里半天没有动弹!场边的重庆教练组也有些坐不住了,他们害怕亚雯因此受伤。但一分钟后,亚雯终于缓缓地抬起身子站了起来,汗水大颗大颗地顺着她的额头滴到了地板上……

    最后这局,还是以19比21输掉了,世界冠军张亚雯不得不接受十一运两个项目首战即遭淘汰的结局。下来之后,她只说了一句:“太累了!”

    人物

    一个人带一支队

    亚雯输得很坦然

    张亚雯所参加的两个项目,也就是重庆羽毛球队本土选手唯一参加本届全运会决赛阶段的比赛,至此,重庆羽毛球队的比赛全部结束,重庆队只是凭借张亚雯的奥运成绩折算成了1枚全运铜牌。不过输球之后,张亚雯却并没有太多的埋怨,而是淡淡地笑了——当然,这样的笑是苦笑。“我觉得我们已经尽了力了,两个搭档都发挥得不错了,打不过人家,还是实力问题。”张亚雯认为,自己回重庆队打比赛的最大责任就是带年轻队员,“输了也不能怪谁,队友都很年轻,很努力,而我一个人,的确不能改变比赛的结果……”

    内幕

    打败亚雯的是重庆师妹

    在女双比赛中击败张亚雯/李丹娜的组合,一个是张亚雯即将在全运会后试配对的国家队小将潘攀,另一个则是她过去在重庆队的队友、在前年被交流到八一队的重庆师妹李雪芮。比赛结束时,师妹反而过来安慰师姐。场边一位重庆羽毛球队的工作人员忽然感叹了一句:“哎,要是李雪芮不走,那她和张亚雯搭档可是进前四的水平呀!”

    李雪芮是由重庆大渡口区输送到市队的本土苗子,由于条件和天赋突出,早早就入选了国青队,曾被认为是继张亚雯之后,最可能树起重庆羽球大旗的苗子。但是就在两年之前,她却被重庆队的相关领导以交流的方式输送给了八一队。

    然后,很多人并不知道,甚至在交流李雪芮的时候,张亚雯竟然也险些被“交流”掉。最后是因为乒羽中心有“世界前六不能进行交流”的规定,张亚雯才“侥幸”留在了重庆。

    延伸

    重庆羽球

    尴尬条件难留人才

    难道偌大一个重庆市,就找不出一个能和张亚雯搭档的羽毛球选手?昨天比赛后,记者甚至听到了一个惊人的信息——和张亚雯搭档打女双的李丹娜,早就做过了半月板摘除手术,她从严格意义上竟然是不应该参加比赛的伤员。但是除了她,重庆队在女双项目中却再也找不出另一个具备和张亚雯搭档水平的小队员。

    这是一个尴尬的问题——重庆羽球,除了张亚雯还有谁?早在四年之前的十运会,记者在昆山羽毛球比赛现场还曾见识过重庆羽毛球浩浩荡荡的大部队,十几名队员出线参赛,甚至张亚雯当时只是众多重庆国手中资历最浅的一个。但现在形成的对比却是,重庆队在十一运唯一出线的两个项目,竟然都是因为张亚雯的超高排名自动出线的;而在整个重庆羽毛球队,各线队员的总数已经严重缩水到十几个人。

    “重庆队的条件太差,根本留不住人才。”早在2002年就选择了退役的原重庆羽毛球队专业队员杜一锋,现在也就26岁,他曾经还入选过国青队。“但是重庆队的待遇太差了,我那个时候每个月工资才500多,即使现在拿得高的也就1000来块,留不住人才,这是最直接的原因。”杜一锋说,他甚至认为李雪芮的离开虽然对重庆羽毛球不是好事,但对她个人发展却是重要的一步,“要是留在重庆的话,很难说她还能练多久。”

    张亚雯的队友李伟,在十运会后留队当了女队教练。但是就在十一运开始之前,她却主动递上辞呈,选择到公安系统工作。“其实刚当教练的时候,我真的是一腔热血,但是后来才发现,重庆羽毛球发展条件的艰难,并非几个教练员的努力能够解决的。”李伟所说的是硬件条件。从永川到广阳坝到万盛再到永川,羽毛球队在过去几年成为重庆竞技体育中搬家次数最多的队伍。“场地无法满足还是小事,现在基层羽毛球基本上就没有队伍,只靠万盛羽毛球学校那些苗子,重庆羽毛球怎么能练得上去?”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