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代神雕侠侣称霸羽坛 林丹谢杏芳玉女苦修心经

来源:全体育 编辑:yali11 发布时间:2010年01月05日

                    

 (图为:林丹谢杏芳深情对视)

 

      林丹(Lin Dan)

  籍贯:福建龙岩

  生日:1983.10.14

  身高:1.78米

  体重:72公斤


      谢杏芳(Xie Xingfang)

  籍贯:广东

  生日:1981.1.8

  身高:1.78米

  体重:60公斤

 

    有的是林丹、谢杏芳——就是这渐成大器的金童玉女,无数次挥动着的球拍,不过那传授“玉女心经”的不再是纯如水晶的“小龙女”,而换成了狂浪不羁的“杨过”。
  

     玉女心经,艳羡武林的旷世绝学,那是有情人心神交汇的瞬间,那是无情剑所向披靡的决绝,无数次倾情的修炼只为那些目光流转的瞬间。虚无与现实交错,没有空旷幽暗的绝情谷、没有风中微微颤抖的毒情花。杨过与小龙女相见相恋,缘起于一场巧遇,但偶然之中的种种必然,最终促成了两情相依。终日抚琴习剑、寂寞无尽的时光,小龙女居于古墓之中,饮玉蜂浆,卧寒玉床,修习无喜无嗔的玉女心经,一切都那么出尘离世。

 

    然而神诣正在临近,杨过即将闯入,引领她的心灵走向那一段漫长颠沛而又至死不渝的旅程。

 

    这一点与林丹、谢杏芳的感情经历是何其相似。当年若不是分属解放军和广东队的林丹、谢杏芳同时被国家队选中,并幸运地成为重点培养对象,或许两人只不过是天各一方的陌生人。同样,在小说中,全真教重阳宫一役危机四伏,杨过力退劲敌,并在王重阳画像前跪拜,与大自己数岁的小龙女拜堂成亲,结为夫妻。至性至情,令人为之感动。

 

    而在高手如云的金牌国字号队伍里,竞争何等激烈,若非林丹敢爱敢恨,也不会公开承认比自己大两岁的女单第一靓妹谢杏芳就是他的女友。

 

  其实,中国的羽坛情侣并不少见,前有葛菲、孙俊、后有陈宏、高凌,但一直有个遗憾,就是还未曾有过像13年前印尼单打选手王莲香、魏仁芳那样在巴塞罗那奥运会上双双登顶的情侣,所以,很多人都希望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时,能看到林丹、谢杏芳双双斩获羽毛球单打金牌,成就中国的神雕侠侣佳话。

 

  也正因为关注带来的巨大压力,这一对恋人自从2004年英国公开赛公开情侣关系后,就一直很低调,而他们的情感故事,外人更是知之甚少。

 

  北京的二月,春寒料峭,我们终于约到了这对情侣,这也是他们第一次在影棚里一起拍写真,两人还都有些不好意思,拍摄过程的两个小时里,二人始终少言寡语,但并不妨碍他们之间的默契。在摄影师教谢杏芳摆POSE时,会听见林丹小声鼓励一句:“别不好意思,我不看!”而每换一套新的衣服走出化妆间,谢杏芳第一个寻找的就是林丹的目光。

 

  看上去,谢杏芳已经习惯了林丹参与到她生活中的每一个细节,“现在我上街买衣服,都是他给我挑,平时打扮也会听他的意见。”这时,好像年长的应该是林丹而不是谢杏芳了。

 

  想来也是,一直在古墓修习玉女心经,从未行走江湖的小龙女,怎能不为杨过的见多识广而着迷;而当谢杏芳面对自己从未遇到过的压力时,自然更希望听听林丹的意见,她说:“这方面,林丹要比我成熟多了。羽毛球男单的竞争要比女单激烈,每次外出比赛,他几乎每场球都不能放松,另外,他还参加过雅典奥运会。”

 

  拍摄结束后,在去德国比赛前,谢杏芳又发来短信:“那照片还是先别在杂志上登……现在我们还没什么成绩,打不好会被笑话!”

 

  这是国家队主力队员都有的烦恼,成绩不好,再人之常情的东西都难被认可。林丹、谢杏芳已经算得上幸运,毕竟羽毛球队在这方面向来开明,但李永波的话也说得明白:“在不影响正常训练、比赛的前提下,不干涉也不鼓励。”

 

  所以,他们宁愿少一些曝光,可以排除杂念,心无旁骛地一起练球,这也与杨过、小龙女静心修练“玉女心经”上成心法有些相似,世间的道理其实是一样的,两个人潜心练习,功力境界的提高自然水到渠成。

 

  2004年英国公开赛上林丹折桂,成就连夺六项公开赛男单冠军的辉煌,于是叫响了“超级丹”。而2005年3月,在英国伯明翰,谢杏芳同样夺得女单冠军,实现了奥运会后公开赛六次连续封后的不菲战绩,其中的中国、德国和英国公开赛,她三次战胜奥运冠军张宁,从此确立她中国女单“新一号”的地位。人们为这对情侣崛起轨迹的惊人相似而感叹,同时,更为之期待。

 

  于是,雅典奥运会之后,这对情侣身上的压力更重了。

 

  人在江湖,身不由已。

 

  江湖,是英雄生根发芽的沃土,也是刀丛里的一首小诗,如果没有江湖,就没有那些精彩绝伦的故事。小说毕竟是小说,江湖终究是江湖,那故事里通往华山之巅的路途尚且诸多险阻,更何况当今这高手林立的羽坛,只是断臂的杨过有神雕相助,纵身跳下断肠崖的小龙女也可绝处逢生……林丹与谢杏芳却只能靠他们自己去面对现实中的压力与挑战。

 

  3月21日晚,2005年苏迪曼杯抽签仪式结束后三个小时,林丹、谢杏芳匆忙来到天坛公寓楼下的咖啡厅里与记者会面,还未坐定,谢杏芳就说,“从欧洲回来的这段时间,我们俩其实并不想接受太多采访……”六连胜后的媒体热捧让她压力陡增,之所以能接受我们的采访,在他们出访欧洲前拍的这组照片起了作用。

 

  记者把存有二人照片的光盘递给他们,然后说:“苏杯你们和印尼一组。”那时,他们还不清楚抽签的最终结果,也不知道李永波指导在发布会后的夺杯宣言,在李永波看来,中国队在五场三胜制的苏迪曼杯决赛中,女双和女单这两分是最稳的,女单除了老将张宁,另一个宝便压在了谢杏芳身上。

 

  但谢杏芳说:“我更希望大家别叫我女一号。为什么偏偏就有人认为,女一号就不应该失败?”

 

  谢杏芳经历过失败,雅典奥运会女单中国队只有三个名额,当时的局面是张(宁)、龚(睿那)、周(蜜)和谢(杏芳)四大主力中必舍一人的局面。当国家队还在苦苦封闭训练时,有一天,女单教练唐学华把谢杏芳叫去,告诉她队里的决定。“其实之前就早有预感,但听到之后,依然觉得很难受,”谢杏芳回忆,“后来我见到林丹,就告诉他我去不了雅典的事,谁知道他还在别人面前开我玩笑,‘不用担心,谢杏芳不会有什么想不开,人家可能还不想去呢!’”

 

  虽是句玩笑话,其中却多少隐含了林丹的恨铁不成钢。

 

  在中国女单四大主力中,谢杏芳的缺点便是球风偏软,适应能力差。对此,林丹看得最清楚:“可能别人都以为她不说话,但脑子里想得很多。其实,她就是不爱说话,脑袋里也什么都没想。所以总是输得特别糊涂。”

 

  林丹话语中谢杏芳的这种“糊涂”,在雅典奥运会前就出现过。“当时几站国际比赛,我常常输给些不知名的对手。就是因为不知名,所以研究的少。一上场,打得不适应了,就会放弃。”谢杏芳说那时候自己缺乏韧性。结果那种缺乏韧性和糊涂造成的低潮,或者说对外战绩不佳,成为后来谢杏芳未能成行雅典的原因之一。

 

  从无缘雅典,到如今张宁世界女单后位的最大竞争者,寥寥数月,谢杏芳的突飞猛进。谢杏芳自己也承认,2004年奥运会后,她不再像以前那样容易退缩。

 

  2004年10月的丹麦公开赛,谢杏芳在首局多次出现平局的情况下,最终以2比1战胜荷兰选手姚洁;随后11月的中国公开赛,进四强时对阵张宁,又是艰难的2比1胜出;决赛对阵中国香港选手王晨,在首局失利的情况下,又是以2比1反败为胜。

 

  “从前,我要么赢得很轻松,要么输得很轻松,很少会有打得如此艰苦的情况。问题不在技战术水平,而是心理。”谢杏芳说,这种改变更多是来自林丹在奥运会上经历的挫折,当时她和林丹一样夜不能寐,在帮助林丹坚强面对的同时,谢杏芳对比赛也有了新的认识。

 

  说起林丹奥运前后的变化,谢杏芳说:“奥运会改变了林丹,他不再是以前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愣小子,他变得更沉稳了。”

 

  对于林丹而言,那实在是一段难以忘记的痛苦回忆。雅典奥运会上,被誉为男单夺冠最大热门的林丹首轮即遭淘汰。他回忆说:“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说什么也睡不着,脑子里一片空白……后来我开始反省,开始问自己,为什么要轻敌?”那些天,谢杏芳和林丹一样夜不能寐。

 

  她留在国内,白天训练,晚上就整夜整夜地不睡觉,给林丹打电话、发信息安慰。但她也最了解林丹的脾气,“其实,不管怎么劝他,都不会有太大作用。”这个坎,林丹只能自己过。

 

  男人或许只有经历过失败和坎坷之后,才有可能成就大事。没有断臂之痛、相思之苦,或许杨过就练不成玄铁剑法,也练不成“黯然销魂掌”;没有奥运会首轮兵败的经历,林丹或许也不会如此眷恋那枚奥运金牌。那时他对谢杏芳说,他好想回国,留在那看着别人打比赛心理好难受。然而,中国队的比赛没有打完,他不能走。最后,他坚持看到了决赛,目睹着那个在悉尼奥运会上意外出局的印尼天才陶菲克,四年后再次夺冠。

 

  雅典回国后一个多月。林丹以一个全国锦标赛冠军拉开自己回归的序幕。随后,在10月的德国公开赛上,林丹度过21岁生日,谢杏芳送了他一块手表。那届公开赛,二人第四次在一届比赛中双双折桂,林丹也再次向世界证明了自己的实力。

 

  这一次,又是“玉女心经”起了作用。

 

  玉女心经,艳羡武林的旷世绝学,那是有情人心神交汇的瞬间,那是无情剑所向披靡的决绝,无数次倾情的修炼只为那些目光流转的瞬间。

 

  虚无与现实交错,没有空旷幽暗的绝情谷、没有风中微微颤抖的毒情花。有的是林丹、谢杏芳——就是这渐成大器的金童玉女,无数次挥动着的球拍,不过那传授“玉女心经”的不再是纯如水晶的“小龙女”,而换成了狂浪不羁的“杨过”。

 

  当谢杏芳落入低谷时,帮助她的不是翅膀上刻了字的玉蜂和寻蜂而至的老顽童,而是林丹,用的就是“玉女心经”。

 

  只不过小说中“玉女心经”的二人合一,指的是内功心法,而各自在场上单剑拼杀的林丹、谢杏芳,只能通过赛前合练寻找二人合一的意境。去年奥运会后,在欧洲比赛,由于教练时间有限,林丹、谢杏芳开始在赛前一起活动,从此便找到一种互相鼓励的感觉,于是合练成了他们赛前的惯例。

 

  谢杏芳说:“我与林丹在一起练,与平时和队友做赛前调整训练大不一样,感觉两个人的节奏是协调好的,思想是互通的。我们会感觉到对方哪里出了问题,会互相鼓励。其实,我也说不清楚究竟是怎样的感觉,但就是那种在一起的环境和气氛,那已经成为我们之间重要的东西,每次大赛前必须如此,那让我们感觉很舒服,很惬意。”

 

  当然,两人修炼玉女心经也会遇到磨难,“开始在一起时,他的脾气很急,我们常常吵架。”在谢杏芳记忆中,去年的德国公开赛算得一次。

 

  德国公开赛决赛当天早饭,谢杏芳谈起以前和队友周蜜的切磋,就问林丹:“为什么我总觉得和周蜜比赛,要比和张宁、龚睿那比赛难打?”林丹反问她为什么不会自己分析?于是两人吵了起来,并相对无语直至决赛结束。谢杏芳说:“平时很少有人知道,林丹生气的时候很吓人,就是那种很酷的样子。而且,只要是他认定了是正确的事情,从不会主动去哄我,这时候就得我先开口。”

 

  其实,林丹与谢杏芳的性格算得上两个极端,林丹至刚,谢杏芳至柔,但也许正因为此,才相得益彰,如此和谐。

 

  “假如给你个权力,让你按你的喜好改变林丹的性格,你会怎么改?”记者问。

 

  谢杏芳想了想:“会改改他的脾气吧……可改了还是他吗?我想还是算了吧!”

 

  对于林丹的不留情面,谢杏芳最初并不适应,但渐渐地,通过林丹的分析,她明白了:“以前我会退缩,会给自己找理由。而林丹不会,不仅对他自己,对我也同样如此。”其实,这就是球场的原则,退缩就意味着失败。此后每场比赛前后,林丹、谢杏芳都会在一起讨论,一起找成功或失利的原因。

 

  二人合一对功力的促进确实明显。从2004年10月同时夺得丹麦公开赛冠军开始,两人连续四次在同一项大赛中同时登顶男女单打冠军,谢杏芳更是保持了从未有过的长达半年的全胜纪录。所以,在谢杏芳六连胜回国后,林丹这样问她:“如果紧接着的日本公开赛你输了,你会怎么面对?你要提前想好啊!”因为他知道,谢杏芳此后要面对更大的挑战。

 

  2004年10月初,林丹、谢杏芳的照片进入了羽毛球队的世界冠军榜,但理由是2004年的汤尤杯,两人对此都觉得并不满意,因为他们还没有获得过单项世界冠军,以及奥运冠军。

 

  在2008年之前,他们还有三次机会:2005年、2007年的羽毛球世锦赛,接着便是北京奥运会。

 

  人们期待着,这对中国羽坛的神雕侠侣能在这三年里完成自我的突破,从犹疑转为坚定,从青涩转为盛开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