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无”问题困惑羽球联赛 观众太少林丹不兴奋

来源:新京报 编辑:mumahaolol 发布时间:2009年12月21日

    

    昨日下午,首届羽毛球超级赛排位赛结束,但排名7、8名的浙江队和湖南队仍不能确定是否可以参加明年的联赛,因为乒羽中心压根就没确定下来,明年的联赛将有几支球队参加。对重新起步的羽毛球联赛来说,确定参赛球队还是小事。更让乒羽中心头疼的是,对联赛运作影响更大的赞助商、赛程、观众等一系列问题都没有落实,羽球联赛更像一个三无产品。从决定重启联赛,乒羽中心就一直坚守“摸着石头过河”的思路,乒羽中心副主任李永波也表示将由市场来决定,“如果球迷、媒体认为联赛比世锦赛重要,那么就全力参加联赛。如果大家还是关注世锦赛,就还是要放弃联赛的。”

 

    无足够赞助

 

    北京队坐火车抵穗参赛

 

    重启羽毛球联赛,乒羽中心酝酿了一年多,但诸多困难仍未预料到。仅排位赛,组委会只拿到了4个赞助商的70万元,若非广东救场,比赛能否如期举办都不好说。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称,赛前和央视谈转播合作时,对方一场比赛的转播费要价就是100万元。一旦失去电视转播,俱乐部在招商方面肯定会受影响。最终,排位赛由广东卫视体育台进行了转播,收视范围和效果自然无法与央视转播相比。

 

    除了乒羽中心引资不力,各俱乐部的赞助情况也捉襟见肘。14支球队,并非每支都能像青岛那样得到政府的大力支持。刚刚起步的羽球联赛无法和CBA比,甚至无法和乒超俱乐部相比。在乒超的自由人转会中,动辄出现500万先生,而一个羽球俱乐部的注册资金和整个赛季的运作费用仅不过300万元左右。

 

    当然,别小看这300万元,对那些在计划体制下生存的地方队来说不是个小数目,他们已习惯了依靠拨款过日子,不会或者很少会有意识地拉赞助。本届排位赛,北京什刹海队没有任何赞助,队员的球衣、球鞋和球拍都不统一。由于近日北京前往广州的机票几乎没有折扣,北京队坐了30多个小时的火车才抵达广州。当然,也有财大气粗的,青岛啤酒队利用政府的支持,一下子引进了付海峰、杜婧、郑波和周文龙4名国手,加之原有的沈烨、马晋等名将,实力排行榜上跃至第2。

 

    离明年5月开始的联赛尚有时日,乒羽中心也有时间去逐步解决一系列问题。当然,也不排除毫无进展的可能。李永波昨日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这时启动羽球联赛时机很恰当,“现在的群众基础好了很多,相信启动之后,企业能够参与、能够看到羽毛球给企业带来巨大回报,那么羽毛球就有可能超越其他联赛。”为了让联赛健康发展,李永波称将成立监督小组,“在中国要想做好一件老百姓都喜欢的事,一定会有很多困难,总是会有很多人利用联赛,做一些违背职业道德和破坏良性竞赛的事,我们要防患于未然。(乒羽)中心会成立监督小组,可能会由各方面的人员来组成,尽量阻止对联赛不利的事情发生。”此外,本届排位赛前3名的奖金依次为2万、1.5万和1万元,2万元的冠军奖金只是一站超级赛男单冠军奖金的1/10左右。

 

    无固定赛程

 

    碰上奥运会 联赛就得停摆

 

    即便已决出了8强,7、8名的球队还不知道明年是否能参加联赛,羽协一直表态“将有6到8支球队参加。”但究竟是几支队,目前还没有定论。“参加联赛需要很多方面的评估,不光是成绩好就行,还包括资金等各方面,我们希望最后能有8支球队达到要求。”负责联赛的乒羽中心羽毛球二部部长任春晖表示。

 

    相比参赛队的不确定,羽球联赛的赛程也是每年都有变化。在“为奥运争光”的大背景下,羽球联赛势必要为奥运让路。“明年(2010赛季)还没有牵扯到奥运积分赛,所以计划比赛时间在5月到8月期间,8月联赛结束后一周,国家队就将参加世锦赛。”刘凤岩表示,“但到了2011年,奥运积分赛从5月份就开始了,联赛计划在2到3月份进行。等到了奥运年,联赛是要停止的,这也是没有办法。”赛程不固定意味着电视转播的不固定,以及球迷对羽球联赛定位的不固定,这对一项联赛的发展绝非好事。

 

    当然,羽球联赛的麻烦事并非以上两件,为了联赛,国家队需要放弃一些积分赛,这让原本就与世界羽联关系不佳的中国羽协今后更难开展工作。“既然要搞好联赛,就要做好国家队在国际比赛中成绩下滑的心理准备。我们也将有选择地放弃一些国外积分赛。”李永波表示,队员平时要在国家队训练,保证水平,到联赛时再回到地方队。至于保哪一个,李永波称将以市场来判定,“如果球迷、媒体认为联赛比世锦赛重要,那么就全力参加联赛。如果大家还是关注世锦赛,就还是要放弃联赛。”

 

    此外,乒羽中心也希望能引进一些国外队员,队员在国内打球也获得一些国际积分,现在看来,这只是个美好的愿望。

 

    无群众市场

 

    排位赛 仅有学生观众救场

 

 

    除了必要的硬件和资金保障,羽球联赛还面临着一个很大的问题———观众。这个看上去并不怎么重要的因素却会在发展中逐渐影响到赞助商,也会影响到队员。

 

    本届排位赛原定在北京举行,最后由于种种原因迁至暨南大学,而在给媒体的秩序册上赛地却是广州体育学院。5天比赛,观众大多是组织的学生,就连林丹赛后都直言不讳称观众太少,自己兴奋不起来。“在北京,临时换到了广东,所以来看球的人不多,不过能办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我希望明年的超级俱乐部联赛能有更多的人来看比赛。”林丹说。

 

    暨南大学体育馆坐席原本就不多,加上赛前几乎没什么宣传,少有球迷前来观看。不过对乒羽中心来说,能有这样的场馆救场已经很不错了。

 

    业余羽毛球的市场很火,这是不争的事实,但这并不意味着就能将观众群带到联赛中来。“中国的乒超联赛同样不缺少明星,可现在同样是无人问津,很多俱乐部的生存都存在很大问题。所以羽毛球联赛到底能不能吸引到观众及赞助商,现在还很难说。”某省队教练表示,短时间内并不看好羽球联赛的前景。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