羽球总决赛备受冷落原因有三

来源: 编辑:ctsports 发布时间:2009年12月10日

    12月6日,2009年世界羽联超级赛总决赛草草收幕。作为世界羽坛头号强国的中国队,超级赛总决赛十个决赛席位无缘一席之地,不知内情者肯定不会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恰恰是世界羽联的尴尬,该组织用50万美金打造的新赛事,竟然连续两届没有受到高手如林的国羽队的捧场,不少强队名将也没有表现出积极参与的姿态。超级赛总决赛从她出生之日起,就没有得到与其身份相符的地位。

  总决赛出身名门

  世界羽联超级赛总决赛创办于2008年,她是为适应系列赛超级赛的创办而设立的。其实,国际羽坛曾举办过大奖赛总决赛,这一赛事应该算是超级赛总决赛的前身。

  1983年,国际羽联(当时世界羽联的称呼)参照世界网球大奖赛的办法打造了一项新赛事——世界羽毛球系列大奖赛。国际羽联根据参赛运动员在当年各站比赛中所取得成绩的累计积分,选出男单前16名、女单前12名和男女双打前、混合双打各前6对选手进行一次总决赛,最后决出世界羽毛球大奖赛的冠军。这项赛事,也是当年世界羽坛一年一度最高水平的比赛,影响力不次于世锦赛。

  大奖赛总决赛从1983年至2000年共举行了18届,中国队夺得9个男单冠军、12个女单冠军、1个男双冠军、10个女双冠军和2个混双冠军共34个冠军,冠军收获数遥遥领先世界列强。葛菲和顾俊曾创造女双六连冠奇迹,葛菲还与刘永夺得过一届混双冠军,7枚金牌的成绩使她成为大奖赛总决赛的金牌王。

  由于东南亚经济危机等因素,世界羽毛球大奖赛总成绩于2001年停办。

  连续两届受冷落

  2007年,世界羽联对年度系列大奖赛进行整合,取消公开赛的“星级”分类法,代之以超级赛、黄金大奖赛、大奖赛等这一新型分类法,超级赛为最高级,超级赛全年设12站。2008年初,为增加超级赛的吸引力,世界羽联推出了超级赛总决赛,根据12站超级赛的积分确定参赛人选,各单项设8个(对)参赛席位,赛事总奖金达到50万美元,比超级赛高出30万之多,堪称当今世界羽坛“最具价值”的赛事。

  然而,首届超级赛总决赛就没有赢得“满堂红”,整体实力出类拔萃的国羽队全体缺席,原因是与国羽队军训时间冲突。今年赛期比上届提前了两周,这期间国羽队也没有军训、冬训任务,但国羽队大部队仍然缺席超级赛总决赛,只是派了鲍春来、卢兰、郭振东/徐晨分别参加男单、女单和男双,卢兰因身体原因临时退出比赛,使国羽队阵容更显单薄。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即将开始的东亚运动队,国羽队却派遣了20人参赛,出征名单中包括林丹等16位世界冠军,4位非世界冠军——谌龙、成淑、赵芸蕾、王晓理也是一队主力。

  对超级赛总决赛不太感冒的不仅仅是国羽队,还有来自不少强队的名手。以这届超级赛为例,除东道主马来西亚队外,印尼、丹麦、中国香港、韩国等均有好手缺席,女单排名前10位竟有8人未参加比赛。令人尴尬的是,获得超级赛总决赛女单冠军的黄妙珠是顶替卢兰参赛的,可见赛事质量之低。

  超级赛三大软肋  

  超级赛总决赛创办之初,就没有得到中国队的积极响应,本届超级赛人气再跌,绝大多数强队纷纷以残阵出战。世界羽联用重金打造的这项赛事,为何无法得到各国好手的青睐?应该说原因多多。

  一是国际羽坛赛事过密。从今年1月至11月,系列大奖赛多达数十站,其中最高级别的超级赛达到12站,再加上苏迪曼杯、世界锦标赛,年度羽球赛事数量之多令人眼花缭乱。羽毛球运动对体能要求很高,运动员往往根据自身水平、体能情况有计划地选择赛事。即便如此,全年连续征战仍使众多高手陷入疲惫的状态中。上月中旬,林丹缺席中国香港,主要原因就是身体太疲劳了。林丹全年还仅仅参加了6站超级赛。全年站数远远超过林丹的李宗伟,两周前在中国公开赛被丹麦选手约根森淘汰,败因同样是疲劳所致。印尼名将陶菲克更是以身体疲劳为由,没有参加中国公开赛。

  二是与大赛冲突。本届超级赛总决赛人气不高,与赛期与东亚、东南亚运动会相隔太近有一定关系。中国、韩国、中国香港、印尼、马来西亚等,分别是这两项地区性综合运动会的成员国,按规定都要派出高手参赛,为保证运动员的状态,除超级赛总决赛东道主马来西亚给足了世界羽联脸面外,其他强队自然抱以应付态度,中国、印尼、韩国等无一不是派出个别高手撑门面。

  三是超级赛总决赛未与积分捆绑。虽然有巨额奖金作支撑,但超级赛总决赛成绩没有被世界羽联纳入积分,无形之中削弱了赛事的吸引力。以超级赛总决赛的赛事级别,积分可等同于奥运会、世锦赛两大赛事。

  如何打造总决赛

  羽毛球的全球吸引力明显不及网球、高尔夫等热门小球项目,世界羽联能拉到50万美金的赞助,颇为不易,如何打造好超级赛总决赛,是世界羽联、各国羽协和球员的共同职责。

  相对于黄金大奖赛、大奖赛,超级赛的站数确实有过多之嫌,如果缩到8站甚至是6站,可以让球员有灵活自如的选择。缩减超级赛站数后,超级赛总决赛可以提前到每年11月中下旬举行,这样安排也不会影响各队的冬训安排。

  相对于网球等项目,羽毛球赛事经常出现缺赛之事,不仅削减了赛事含金量,还影响了世界羽联的权威和形象。在这一问题上,世界羽联应该采取有效的惩罚措施,而不是通过简单的罚款这一手段来了事。比如,今后若有运动员无故缺席超级赛总决赛,世界羽联可以通过罚款、罚分,甚至是取消世锦赛、苏迪曼和汤尤杯等顶尖赛事的参赛资格,来维护这一赛事的权威。

  附:近两届超级赛总决赛前四名

  (男单)

  2008年:李宗伟(马来西亚)、盖德(丹麦)、陶菲克(印尼)、索尼(印尼)

  2009年:李宗伟(马来西亚)、朴成焕(韩国)、盖德(丹麦)、鲍春来(中国)

  (女单)

  2008年:周蜜(香港)、王晨(香港)、拉斯姆森(丹麦)、内瓦尔(印度)

  2009年:黄妙珠(马来西亚)、申克(德国)、姚洁(荷兰)、内瓦尔(印度)

  (男双)

  2008年:古健杰/陈文宏(马来西亚)、郑在成/李龙大(韩国)、拉蒂夫/塔扎里(马来西亚)、马基斯/亨德拉(印尼)

  2009年:郑在成/李龙大(韩国)、博耶/摩根森(丹麦)、徐晨/郭振东(中国)、塔扎里/拉蒂夫(马来西亚)

  (女双)

  2008年:陈仪慧/黄佩蒂(马来西亚)、玛丽莎/纳西尔(印尼)、河贞恩/金旻贞(韩国)、诺维塔/波丽(印尼)

  2009年:陈仪慧/黄佩蒂(马来西亚)、尤尔/克里斯滕森(丹麦)、段甘农/昆查拉(泰国)、程文欣/简毓瑾(中国台北)

  (混双)

  2008年:雷伯恩/尤尔(丹麦)、维迪安托/纳西尔(印尼)、苏凯特/萨拉莉(泰国)、克拉克/克洛格(英格兰)

  2009年:尼尔森/佩德森(丹麦)、迪尤/古塔(印度)、马特斯雅克/科斯蒂兹(波兰)、克拉克/克洛格(英格兰)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