赛事密集羽球高手不堪重负 十年之结如何解

来源:新华网 编辑:webeditor 发布时间:2009年11月16日

    “累”几乎是在这里征战香港公开赛的羽毛球高手们的一致感受。输掉男单决赛之后,丹麦名将盖德“只想赶紧回家歇几天,什么都不干”;而中国队的一众男子高手早已撤退。

    运动员无心恋战,比赛失色不少,追究原因,世界羽联成为众矢之的。

    高水平球员不堪重负

    从头号男单林丹、头号男双蔡赟/付海峰等未战先退,到二号男单陈金中途伤退,中国男选手在香港羽毛球公开赛上大面积退赛,七人遍及男单、男双、混双三个有男子参与的项目。

    国家队总教练李永波解释说,一年征战下来,运动员已经非常疲惫,尤其是男子项目竞争激烈、对抗性强,损耗很大。尽管林丹和陈金是在香港参加慈善表演的时候因为场地不适受了点伤,但根本原因还是在过于疲劳。

    这不是中国队的特殊情况。马来西亚名将李宗伟自北京奥运会之后频繁参赛,成为世界排名第一的同时也付出了膝盖受伤的代价,休息治疗了近两个月才在香港公开赛上复出,但是仍然对伤病心有余悸。

    香港公开赛是今年世界羽联超级系列赛的倒数第二站,打到这场比赛,绝大部分高水平选手都已经大呼“很累”。三天之后在上海揭幕的中国公开赛,李宗伟不去,盖德不去,中国队一众高手林丹、陈金、蔡赟/付海峰就算去了也是“友情赞助”。众多大腕明星或缺赛或勉强上阵,作为超级系列赛之一的中国公开赛还有多少吸引力?还有多少含金量?

    世界羽联密集赛程遭诟病

    打开世界羽毛球联合会的赛程表,从1月初到12月底,密密麻麻排满了比赛。除了每年一次的世锦赛、每两年一次的汤尤杯和苏迪曼杯团体赛,每年还有众多公开赛,其中最高级别的超级系列赛就有12场分站赛和一场总决赛。加上奥运会、亚运会、英联邦运动会、东亚运动会、东南亚运动会等全球或地区性的综合性运动会,球员们、尤其是高水平球员难有喘息的机会。正如李宗伟说的,今年是托伤病的“福”才休息了快两个月。

    李永波则不止一次把矛头对准了世界羽联。“除了超级联赛,还有大奖赛、世锦赛等等,一年40多场比赛,从年头到年尾。运动员没时间训练,休息不好,伤得很快,会影响到运动笀命。”在香港公开赛上,李永波再次指责世界羽联“不懂羽毛球”。

    造成运动员不得不频繁参赛的还有现行的积分规则。“这种赛程和规则对高水平运动员不公平,”李永波说,水平较低的运动员每站打上一两轮就出局,然后休息好多天,再打一两轮,相对轻松,积分也不少。

    这种说法得到了李宗伟的百分百肯定。他说,自己一年最多能参加10场国际比赛,如果要保持在世界排名前三,就需要在8场比赛中打进前四。

    因此,运动员并没有多少自主选择的空间,一方面有积分这个紧箍咒,另一方面有些比赛鉴于国家荣誉、协会“面子”和赞助商利益是不得不打的。

    世界羽联作为世界羽毛球运动的管理机构和这项运动发展的促进机构,组织各级水平的国际比赛理所应当,但是不给高水平运动员休整以及地方和地区性的大赛留出一定的余地却有失专业。

    中国职业联赛或成谈判筹码

    中国队强劲的整体实力,使即将上马的中国羽毛球职业联赛成为“逼迫”世界羽联改革赛程和积分方式的重要筹码。

    “我们的联赛肯定是要办起来了,而且要办成全世界最精彩、最多观众、最高水平、最挣钱的联赛,”李永波说,“如果世界羽联不改变赛程,那么我们只能整体放弃一些比赛。”

    实际上,丹麦等一些羽毛球强国都早已有联赛,盖德一年要参加15场国内联赛,但是由于整体实力不及中国队,他们很难让世界羽联做出让步。而中国的联赛不仅将集中中国最强的选手,还向世界排名前八的顶尖高手敞开大门。身为华裔的李宗伟就已经收到了诸多邀约,也有意加盟中国联赛。

    在世界高水平球员中,有华人血统或是从中国各级队伍转投出去的不在少数。加上中国联赛背靠2亿羽毛球人口,俱乐部绝对“不差钱”,而联赛本身也以提高运动员待遇为己任,因此中国联赛是吸引力是毋庸置疑的。

    中国队在一些比赛中整体缺席已经让李宗伟和盖德这样的对手觉得比赛“没什么意思了”,如果再加上一些世界顶尖球员,那么对世界羽联来说,更会是沉重的打击。

    “世界羽联正在和我们谈,希望他们能够慎重考虑,减少一些积分赛、奖金赛。”李永波说。

    此结非一朝可解

    李宗伟和盖德在此间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一致认为,“这种情况已经持续12年了,是时候(让世界羽联)做出改变了”,比如超级系列赛最好控制在8站以内,每站总奖金从现在的至少20万美元提高到40万至50万美元,能够集中世界排名前20位的高手。

    备受指责的世界羽联也并非不为所动。第一副主席派山在9月的常州大师赛上透露,正考虑推出四大满贯赛事,同时适当减少超级赛的站数。现在每年一次的世锦赛也可能在2011年后改回两年一次。

    但这一计划的实质是升级部分赛事,似乎无意减少公开赛的场次,如果不配合调整积分办法的话,对于高水平运动员来说丝毫没有“减负”。

    由于涉及到世界羽联、各国家和地区羽协、赞助商等各方面的利益,因此这个十多年的结恐怕很难在短时间之内解开。但是无论如何,保证运动员的健康和推动羽毛球运动的发展应该是各方协商的出发点和最终目的。


我想把这篇文章分享到:

 



【打印】 【返回】